武长顺被判死缓

2017-07-23 11:18 来源:未知

  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,是以激励为主,还是以惩罚为主,是一个讨论已久的城市治理话题。

  激励方面,上海从2014年起推行绿色账户,创新“积分兑换商品”模式,目前已覆盖200万户居民,但由于还存在记分体验较差、积分过程较慢、可兑换商品价值不高等问题,吸引力有限,尤其是对年轻人。

  惩罚方面,同样在2014年,上海实施了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,未按规定将生活垃圾投放到相应垃圾分类收集容器的个人,被责令改正却拒不改正的,可处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。然而,由于上海尚未实现生活垃圾分类的全覆盖,如果对少部分人严格按生活垃圾分类执法,有失公平,因此相关罚单迟迟未现。

  激励和惩罚各占一头的“跷跷板”,究竟怎么“坐”,才能有效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?

  激励与惩罚“平衡”的泖港样板

  松江区泖港镇的新建村,或许提供了一种激励与惩罚“平衡”的样板。

  和城区情况不同,农村地区生活垃圾分类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,是垃圾收运处置的空间距离大,许多村民过去没有分类意识,不愿意走远路,习惯宅前屋后一扔或一埋了事。然而,在新建村,距离并未产生脏乱,即使在一些片区,最近的住户往返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站也要5分钟,但基本没有发生偷乱倒现象。

  “分不好,每年几百元的奖励就没了。”村民李昌荣告诉记者,村里聘请了本地人做保洁员,还组建了几十人的垃圾分类志愿者,每天挨家挨户去翻门前的两个垃圾桶(一个干垃圾桶、一个湿垃圾桶)。如果翻查发现分类不到位,比如将塑料瓶、旧报纸等本应投放到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站的可回收物,或将需要预约才会有专人收运的家电、装潢垃圾等“大块头”垃圾扔进了垃圾桶,保洁员或志愿者就会指导村民重新分类;发现屡教不改的,直接取消其“星级家庭”的评定资格。

  生活垃圾分不好,村民没有奖励,整个村的奖励也将泡汤。记者从泖港镇社区服务中心了解到,村级环境整治有一笔综合达标补贴,满分100分的考核必须拿到90分,才能拿到这笔补贴;超过90分,再追加奖励,最高可奖几十万元。考核评定时,通常都把各村村支书召集起来开会,把检查过程中拍的问题照片一张张放出来,每发现一次垃圾分类减量问题,就要扣分。做得不好的村委会,不仅要眼睁睁看着补贴或奖金泡汤,更有可能在其他村委会干部的注视议论下“颜面扫地”。

  除了激励引导,泖港镇还有“罚”。采访中,不止一位村民告诉记者,当地的垃圾清运单位很“牛”——凡是发现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站里的垃圾干湿分离率低于九成的,将暂不清运作为“惩罚”,遇上天热,这股味道提醒每一位前来扔垃圾的村民,不重视生活垃圾分类的后果竟如此严重,成效显著。

  在泖港镇等地试点的基础上,松江区出台了针对全区18个街镇(开发区)的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工作考核办法,奖优惩劣是基本思路,最终的考核结果与年度奖励、补贴等挂钩,考核不合格情节严重的,文明创建等荣誉将被“一票否决”,并向所有成员单位进行通报。

  一个垃圾袋用活“奖与罚”杠杆

  在许多推进生活垃圾分类经验更丰富的城市,用活奖与罚的杠杆,也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做法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韩国推进“垃圾收费计量制”,民众需根据自己产出垃圾的量来负担相应费用,而计算垃圾产生量的工具就是垃圾袋,一般家庭和小规模营业场所排放垃圾时,必须购买且只能使用专用的计量垃圾袋。民众可在超市、便利店等购买3升至50升不等的5种规格垃圾袋,容量越大,价格越高,比如一只20升的垃圾袋折合约3元人民币,这一价格包含了垃圾运输、处置等费用。

  围绕着垃圾袋,韩国设计了“一奖一惩”两个配套政策。奖励方面,可回收利用的垃圾如果按照规定投入指定分类的回收箱,并不需要购买专用垃圾袋,不产生费用,意在鼓励民众做好垃圾分类;惩罚方面,如果不愿意分类,就要不断购买专用垃圾袋,承担相当一笔费用;至于不愿分类,也不愿支付费用,乱扔垃圾的人,一旦被揭发,将被处以最高100万韩元的罚款。

  根据韩国环境部统计,上述制度在2013年已基本覆盖全国,相比1994年,2013年韩国人的日均生活垃圾排放量锐减16.1个百分点,与此同时,大量可回收物品从垃圾中剥离出来,相关物品的日均二次回收量从1994年的8927吨增至2013年的28784吨。

  我国台湾地区也采用了类似做法,在台北,必须购买和使用专用垃圾袋来扔垃圾,垃圾费随袋征收。因此,以收费为前提,垃圾袋的每一寸空间都很宝贵,倒逼居民主动减少垃圾的产生量,比如将纸类、旧衣服、干净的“保丽龙”(泡沫塑料)、干净的塑料袋及沥干的厨渣等可回收物挑拣出来,这些可免用专用垃圾袋;又或者对一些垃圾进行预处理,比如压扁、挤除水分等,减少垃圾体积。针对部分人可能在夜里偷乱倒垃圾的行为,台北出台了严格的惩罚措施,一旦偷乱倒者被抓到,可处罚新台币1500元至4500元。台北还鼓励公众参与监督,用相机拍下偷乱倒的证据,举报者可获得罚单中20%的罚款作为奖励。

  “惩罚为主,激励为辅”更合理

  通过对比,不难发现,在促进生活垃圾分类上,上海更偏重激励。而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的做法,以惩罚为主。

  在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看来,两种模式各有利弊。新建村的做法以激励为主,容易复制推广,但偏重物质激励,且以政府部门发放奖金为主要形式,长此以往,会对财政造成一定负担。他坦言,通过考察国内外先进城市推行垃圾分类的做法和经验,很少有完全依靠物质刺激来实现的,而且以奖金为主的激励措施,可能降低绿色账户“以积分兑换商品”的吸引力。

  韩国、我国台湾地区的“专用垃圾袋”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效,但在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看来,要在我国的一些城市复制,基础条件和友善环境尚未形成。2012年,广州就曾因对外透露或将试行“垃圾费随袋征收”,引发争议。

  “收费措施应用得好,是一个很好的工具。”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戴星翼建议,上海如果考虑征收垃圾费,可以不用纠结垃圾袋卖多少钱这个问题,而是可以根据检查的结果,分类好的不收费、分类较差的收点费、分类很差的多收费。

  “从长远来看,惩罚为主,激励为辅,才是合理的推进模式。”戴星翼表示,惩罚方面,无论是征收垃圾费还是对乱偷倒进行罚款,都离不开立法,目前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的立法调研已经启动,只有法律法规层面加强垃圾分类各环节的监管和约束力,才能让垃圾分类彻底受到重视,执法部门也有了底气和依据。至于激励,戴星翼认为应当尽可能减少物质激励,增加荣誉等精神激励,毕竟做好生活垃圾分类是一种精神文明的体现,其动机不是为了奖金和奖品。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
 
 


持续增加比分请期待:*澳门百家乐*线上百家乐*百家乐网址*百家乐技巧*百家乐游戏*网上百家乐*百家乐玩法*百家乐代理*百家乐网站*真人百家乐*乐百家*百家乐规则*百家乐怎么玩*网页百家乐*在线百家乐*百家乐导航*百家乐论坛*百家乐网页游戏*网络百家乐*百家乐破解*百家乐软件*百家乐翻天*百家乐投注*百家乐网*澳门百家乐代理*百家乐磁力录*百家乐怎么开户*百家乐开户*百家乐必胜*澳门百家乐怎么玩*澳门百家乐注册*百家乐策略*乐百家娱乐城*正品百家乐游戏*现金百家乐*百家乐注册*百家乐赢家*百家乐试玩*澳门百家乐论坛*百家乐qq*百家乐娱乐城*百家乐群*网页百家乐游戏*澳门百家乐网址*海王星百家乐*至尊百家乐*百家乐0088.cc*凹凹叉叉百家乐*百家乐彩*